http://icchasethi.com/yueshi/44.html

澳门银河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此仙凡之别也 该段一大特色便是杜甫对一路所见之景的描述

时间:2019-07-02 12:3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杜甫的诗,记实了唐朝由盛转衰的社会晤孔,表示了深厚地 伤时感事的情怀,因而被称为诗史, 《北征》能够说是他诗史的 代表作,下面让我们来领会一下杜甫作这首诗的布景。安史之乱 中,即唐肃宗至德二年二月,朝廷进驻凤翔。四月,杜甫由长安 逃至皇帝处,被授左拾遗。蒲月,肃宗罢房琯相,杜甫疏救之触 怒肃宗,八月,肃宗以墨制放杜甫回鄜州省亲,实为疏远杜甫。 《北征》即是在如许的布景下写成的,全诗共 140 句,记实了杜 甫由凤翔归家的所见所闻所感。 北征 《杜诗祥注》 :公遭禄山之乱,自行在往鄜州,鄜州在凤翔东北,故以《北 征》命题。 【鹤注】 此诗述在路及抵家之事, 当在羌村后, 至德二载九月作, 故云: “菊 垂今秋花。”班彪作《北征赋》 :“用认为题。” 北征从命题到手法都是学赋的,班昭有《东征赋》 ,潘岳有《西 征赋》 ,班固有《北征赋》《北征》与《北征赋》实同名而异体,而 , 写作手法上,初记岁时,后叙行程,则又是效仿赋的格局,起句以皇 帝年号起头,其声正大。 北征以赋之手法写诗, 铺叙条理井然, 段落分明, 全诗共为四段, 第一段写辞阙之心理, 二段写沿路所经, 抒发感伤, 三段写到家团聚, 家人困苦的糊口,四段写对军国大计的谋划。 (首段从北征问家叙起。 ) 首段写杜甫得肃宗恩准回家投亲,感激圣恩,却不忍分开,害怕君主有丢失 的复杂的心理。 皇帝二载秋 (1) ,闰八月初吉 (2) 。 杜子将北征 (3) ,苍莽问家室 (4) 。 (3) 《楚辞》 :“驾玄螭兮北征。”(仇) 《舆地图》“鄜在凤翔东北。仇注:班彪作《北征赋》 : ,用认为题。 (浦) (4)阴铿诗:“苍莽岁欲晚。”苍莽,急忙之意。 《诗》 :“宜其家室。”(金 圣叹:两头只插苍莽二字,便将胸中为在为亡无数困惑,一幵写出。 ) 维时遭艰虞 顾惭恩私被 (1), 朝野少暇日 。 (4) (2) (3) ,诏许归蓬荜 。 (6) 拜辞诣阙下 ,怵惕久未出 。 (chuti (5) 均为第四声 惊骇惶恐之意) (5) 《晋史论》 :陈王就国,则拜辞陨涕。班彪诗:“上书诣阙下。” 金:此云被昭已,犹不愿归。不只见其笔力之曲,且服其笔 力之大。然老是一片极厚心地,亦生不出如斯鼎力曲势。 (6)曹植诗:“皇恩过隆,只承怵惕。” 虽乏谏诤姿 ,恐君有丢失 。 (7) 《孔丛子》 :“犯颜谏诤,公道无私。” (8)公为拾遗,故恐君有丢失。 《前汉·张安世传》 :“无所丢失。” (7) (8) 君诚中兴主,经纬固密勿 。 (9) 《文心雕龙》 “经纬区宇, : 弡纶彝宪。 ”傅亮表: “密勿军国, 心力俱尽。 ” 密,秘也。勿,黾勉也。 (9) 杨伦:杜诗镜铨:伏结末意,紧接上句,斡旋得妙。 金:承上「恐君丢失」句不免过戆(gang) ,因更转口作好语,此解 只做盘旋上解之第四句。 东胡反未已 (10) ,臣甫愤所切 (11) 。 (10)东胡,指安庆绪。 (仇、浦) (11)钟惺曰:臣甫,用章奏字面,如对君语。 《家语》 :敬姜曰:“无挥涕。” 挥涕恋行在 (12) ,道途犹恍惚 (13) 。 (12)行在,见《窜凤翔》诗。皇帝在外姑且栖身的处所 (13)《法言》 :“人心恍惚。” 首段写杜甫得肃宗恩准回家投亲,感激圣恩,却不忍分开,害怕君主有丢失 的复杂的心理。 金:始别行在,上到北征,写得全不是归程语。 「挥涕」句,是初出行在, 「恍惚」 句是已在道途。措句庠序有法, 「合」字言无处否则。 乾坤含疮痍 (14) ,忧虞 (15) 何时毕。 (此历叙征途所见之景。 既跨越阡陌, 复回首凤翔, 自此而过邠郊、 望鄜畤家乡渐近矣。大约菊垂以下,皆邠土风景,此属佳景。坡陀以 下,乃鄜州风景,此属惨景。 【周甸注】途中所历,有可伤者,有可 畏者,有可喜者,有可痛者。 【申涵光】丹砂数句,混然元化。我行 二句,俨若绘图。 ) 靡靡逾阡陌 所遇多被伤 (1) ,火食眇萧瑟 ,嗟叹更流血 (2) 。 。 (3) (4) 回顾凤翔县,旗帜晚明灭 (5) 。 (金:突然又回首行在,笔势高耸。 此二句者,此二句者,不复能长也。 ) 前登寒山重 (6) ,屡得饮马窟 (7) 。 (写一路所经,遂与水经注争奇) (6)阴铿诗:“寒山但见松。”重,堆叠也。 (7)古乐府:“饮马长城窟。” 邠郊入地底 猛虎立我前 (8) ,泾水中荡潏 (9) 。 (10) ,苍崖吼时裂。 (10)陆机诗:“猛虎凭林啸。”又:“狐兽更我前。” 菊垂今秋花,石带古车辙 (11) 。 (将今日菊花与古时车 辙对比,前人之败,恰是后人之戒) (此四句,骤读 茫不知所解,及至解得后,便因此悟上解「入地底」 「中蕩潏」等语,倒是写秦中险阻。遂令「屡得饮马 窟」五字,不觉读之胆寒。盖「饮马窟」云「屡得」 , 则只此处前人必设重兵也。 (11)《左传》 :“周穆王周行全国,将必有车辙马迹焉。” (12) (13) 青云动欢快 ,幽事亦可悦 。 (12)阮籍诗:“托志青云上。”殷仲文诗:“能使欢快尽。” (13)钟惺曰,幽事六句,当驰驱愁绝时,偏有闲心清眼,看景入微。 山果多琐细 或红如丹砂 雨露之所儒 (14) ,罗生杂橡栗 ,或黑如点漆 ,甘苦齐健壮 (15) 。 。 。 (16) (17) (18) (19) 缅思桃源内,益叹出身拙。 坡陀望鄜畤 我行已水滨 (20) ,岩谷互出没 ,我仆犹木末 (24) (21) 。” 。 (25) (22) (23) 鸱(音痴)鸟鸣黄桑 ,野鼠拱乱穴 。 (24)《诗》 :“鸱鸮鸱鸮。”注,“鸱枭,鸺鹠,恶鸟。”《尔雅》 :“茅鸱,怪 鸱。”郭璞注:“茅鸱,今鸠似鹰。怪鸱,即鸺鹠,一名角鸱,鸣即雨,昼无见, 夜即飞。”《诗》 :“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” (25)《汉书·苏武传》 :“掘野鼠,去草实而食之。”《说文》 :“江东大鼠,强人 立,以前两脚拱头跳舞。” 夜深经疆场 (26) ,寒月照白骨 (27) 。 (26)苏武诗:“行役在疆场。” (27)张华诗:“平台寒月色。”王粲诗:“白骨蔽平原。” 潼关百万师,往者散何卒 (28) 。 (28)《哥舒翰传》 :翰率兵出关,次灵宝县之西原,为贼所乘,自相践躏,坠黄 河死者数万人。庾信《哀江南赋》 :“百万义军,一朝卷甲。”散何卒,匆急散 失也。浦:前半句+按:此禄山入关之始。 遂令半秦民 (29) ,摧残为异物 (30) 。 张上若云:凡作极要告急忙文字,方向极没关系极闲处出神,乃 落日返照之法。如篇中青云幽事一段,他人于闲事实事尚铺写不 了,何暇及此,此仙凡之别也 该段一大特色即是杜甫对一路所见之景的描述,四处是火食萧 瑟,荒草杂生。而杜甫却用描写山谷中动物欣欣茂发的气象,并 言说幽事亦可悦,此为何也。他是在言生之可悦,此处意在将人 烟的萧瑟与动物的繁荣比拟, 而这些人又何尝不神驰可以或许活下来 呢 白描的手法, 写出了杜甫在途中看到和平所带来的生灵涂炭的场 景,作者描绘细腻,让人读之不觉感应难受,虽只是客观地描述 现实,但言语中无不吐露了对安史之乱的厌恶,第三段写诗人回 抵家中,看到老婆衣百结,儿子垢腻脚不袜,诗人不必亲身诉说 家中有多困苦,我们早已了然。就连“名不隶征伐”的诗人家尚 且过的如斯贫苦,寻常苍生就更是可见一斑了。诗人客观地描写 与史家著史的准绳很是契合,著史也是如斯,追求的是客观,与 客观中暗含褒贬,很合适春秋笔法的旨意。且诗人 (此备写归家悲喜之状。裋褐以上,乍见而悲,极夫妻儿女至情。老 夫以下,悲过而喜,尽室家盘曲之状。在贼四句,缴上以起下,所忧 在君国矣。 ) 况我堕胡尘 (1) ,及归尽华发(2)。 经年至茅舍(3),老婆衣百结(4)。 (4)子夏衣若悬鹑百结。王隐《晋书》 :董威辇拾残缯,辄结为衣,号曰百结。 恸哭松声回(5),悲泉共幽咽(6)。 生平所娇儿 (7) ,颜色白胜雪 (8) 。 (8)《杜臆》 :白胜雪,乃饥色。 见那后背啼 (9) ,垢腻脚不袜 (10) 。 (9)《韵府》 :俗人谓父曰耶,亦作■。 《南史》 :阴子春,身服垢污,脚数年一洗。沈佺期诗:“穷囚多垢腻。”说文》 : “袜,足衣也。自三代有之,谓之角袜。” 床前两小女,修理才过膝(11)。 海图拆波澜(12),旧绣移盘曲(13) (12)《杜臆》 :海图四句,乃故家穷状。 《淮南子》 :“起波澜。” (13)王褒《讲德论》 :“盘曲丌失节。” 天吴及紫凤(14),倒置在裋(音树)褐(15)。 (天吴神和紫凤图案的 斑纹,倒横直竖的在短衣上乱缝) (14)【赵注】天吴,海图所画之物。紫凤,旧绣所刺之物。剪旧物以补豎衣,故 拆移而倒置也。木华《海赋》 :“天吴乍见而仿佛。”《山海经》 :“向阳之谷有 神曰天吴,是为水伯,虎身人面,八首、八足、八尾,背青黄色。”又:“丹穴 之山,有鸾鷟,凤之属也。五色而多紫。” 朱注:海圖、天吳、紫鳳皆所繍(古同绣)之物 (15)《诗》 :“倒置衣裳。”《方言》 :“关西谓裋褐短者为裋褐。”《汉书注》 : “裋,谓僮竖所著之襦。褐,毛布也。”《始皇纪》 :“寒者利裋褐。”浦:日 字韵复,倒转者是。 老汉情怀恶,呕泄卧数日(16) (16)淮南王安书:“夏月暑时,呕泄霍乱之病,相随属也。” 那无囊中帛,救汝寒凛栗。 那无,奈无之意。 粉黛亦解苞(17),衾禂稍枚举(18)。 瘦妻面复光,癡女头自栉(19)。 学母无不为,晓妆随手抹(20)。 移时施朱铅(21),狼籍画眉阔(22)。 生还对幼稚(23),似欲忘饥渴(24)。 问事竞挽须,谁能即瞋喝。 翻思在贼愁,甘受芜杂聒(25)。 新归且慰意,心理焉得说(26)。 (此备写归家悲喜之状。裋褐以上,乍见而悲,极夫妻儿女至情。老 夫以下,悲过而喜,尽室家盘曲之状。在贼四句,缴上以起下,所忧 在君国矣。 ) (此忧借兵回纥之害。妖氛豁,天意回矣。回纥助,人心顺矣。此兴复大机也。 但借兵外夷,终为国患,故云“少为贵”。虚伫,帝望回纥。气夺,群议沮丧。 赵次公曰:不消外兵,而有官军,此即其时之议。前二段,分应北征问家。后三 段,申恐君丢失之故。 ) 至尊尚蒙尘 仰观天色改 (1) (3) ,几日休练卒 (2) 。 ,坐觉妖氛豁(4)。 阴风西北来(5),惨澹随回纥(6)。 (6)《唐书·回鹘传》 :回纥,其先匈奴。元魏时号高车部,或曰 敕勒,讹为铁勒。 隋曰回纥,亦曰韦纥。至德元载九月,回纥遣其太子叶护, 率兵四千,助国讨贼。肃宗宴赐甚厚,命广平王见叶护,约为兄弟。叶护大喜, 称王为兄。赵曰:随回鹘,当以回纥为正。宪宗元和四年,始请易 号回鹘,言捷鸷犹鹘然。 《后汉·郎 f 传》 :“助顺元气。” 其王愿助顺,其俗善驰突(7)。 送兵五千人(8),驱马一万匹(9)。 (8)《晋·赵王伦传》 :从兵五千人。 (9) 《诗》 “驱马悠悠。 : 《国策》 张仪曰: : “车千乘, 骑万匹。 ” 此辈少为贵 (10) ,四方服勇决(11)。 (回纥 he 第二声) (10) 《晋·石勒传》 :“令我与此辈共事。”《记》 :“礼有以少 为贵者。 ”一说这种兵仍是少借为好。 一说是回纥人以年少为贵。 此中持第一种概念的人较多,他们从杜甫后来所写的《留花门》 中对回纥的否决立场,认为此处杜甫表达的是向回纥借兵的担 忧。如《杜诗镜铨》中邵沧来云:极写回纥助顺,而接以少为贵 句,正留花门所以作也。独此不极斥言者,以皇帝正赖之也。而 同时又有些人也持否决立场, 他们认为杜甫最擅长的是不间接阐 述对人物和事务的见地,而以细节描写,暗含褒贬,所以杜甫不 会在诗中如斯间接的暗示他的不满。在此处应为杜甫实写“回纥 人以年少为贵”,概况上并无褒贬,实则是写回纥人竟把年轻人 的地位置于白叟至上,此辈以力相尚,昧于礼,提示国人在与对 方交往时要思维清醒。小我感觉后一种理解更适合,若是读作第 三声,则后面接上“四方服勇决”则显得毗连不妥,应为在叙 述回纥人的风尚,而将自我感情暗含此中。 所用皆鹰腾,破敌过箭疾(12)。 (12)《淮南子》 :“破敌陷阵,莫能壅御。”庾信诗:“箭飞如 疾羽。”隋炀帝取桃竹白羽箭。赐佛罗酋长曰:“此事宜速,使 疾如箭也。” 圣心颇虚伫(13),时议气欲夺(14)。 (13) 《大戴礼》 :“圣心备矣。”《世说》 :桓温怅然失望, 向之虚伫,一时都尽。 (14) 《后汉·许劭传》 :劭与从兄靖不睦,时议以此少之。王 粲《羽猎赋》 :“魂亡气夺。”《魏志》 :“吴人夺气。” (此陈公用官军之利。是时名将统兵,奇正兼出,能够收两京、 定河北,而擒安史,此为制胜万全之策。 【朱注】其时李泌之议, 欲令建宁并塞北出,与光弼犄角,以取范阳,所见正与公同。 【綖 注】 公以乞师回纥为非计, 故云: “圣心颇虚伫, 时议气欲夺。 ” 又谓官军直可乘胜长驱,故云:“此举开青徐,旋瞻略恒碣。” 唯此议不可,回纥果为唐患,而河北迄非唐有,其云:“虽乏谏 诤姿,恐君有丢失。”盖为此也,公尝自比稷契,其经纶概见于 此矣。昊天六句,仍以天意决其必胜也。 ) 伊洛指掌收(1),西京不足拔。 (1)陆机诗:“伊洛有岐路。”《抱朴子》 :“八极之外,如在指 掌。” 浦:伊洛指东京 官军请深切(2),蓄锐可俱发(3)。 此举开青徐(4),旋瞻略恒碣(5)。 (4)杜预疏:“此举十有八九利”青、徐, 《禹贡》二州名,在山 东。 浦:二州更在伊洛东 (5)恒山、碣石,在东北。 《书》 :“太行恒山,至于碣石。” 浦:恒山、碣石,俱属燕,指安贼穴巢。 昊天积霜露(6),邪气有凄凉(7)。 (6)《诗》 :“昊天曰明。”《记》 :“霜露既降。” (7)《春秋演孔图》 :“邪气为帝。”汉《郊祀歌》 :“西颢沆荡, 秋气凄凉。” 祸转亡胡岁(8),势成擒胡月(9)。 (8)《翼奉传》 :“转祸为福。” (9) 《西阳杂俎》 :禄山死,太白蚀月。 胡命其能久,皇纲未宜绝(10)。 (10)崔骃《达旨》 :“皇纲云绪,帝纪乃设。”宋明帝即位诏: “皇纲绝而复钮。” (此自创杨妃,隐忧张良娣也。许彦昭曰:祸乱既作, 惟奖惩当, 则能再振,不然不成支矣。陈元礼首议诛国忠太真,无此举,虽 有李郭,不克不及奏匡夏之功,故以活国许之。欲致兴复,当先去女 戎。 ) 忆昨狼狈初 (1) ,事与古先别 (2) 。 浦:谓玄宗去国。 (2) 《吴都赋》 :“古先帝代。” 奸臣竟葅醢 (3) ,同恶随荡析 (4) 。 (因租海) (3)奸臣,谓杨国忠。同恶,谓虢国夫人辈。陆机《辩亡论》 : “奸臣窃命。”《汉书》 :“韩彭葅醢。” (4) 《书》 :“同恶相济。”又:“今我民用荡析离居。” 浦:谓国忠诸杨 不闻夏殷 (5) ,中自诛褒妲。 (5)从夏殷为是,下有周汉也。妹喜、妲已,桀纣所嬖,旧作 褒妲,疑误。 浦:本应作妹、妲,夏妹喜,殷妲己也,利落索性疾书,涉笔成误 周汉获薄兴,宣光果明哲 (6) 《书》 :“明哲实作则。”周宣、汉光皆中兴主。 《旧唐书》 :上 至马嵬驿,左龙武上将军陈玄礼,整比六军以从。玄礼以祸由杨 国忠,欲诛之。命吐蕃使者遮国忠马,诉以无食。国忠未及对, 军士呼曰:“国忠谋反。”遂杀之,以枪揭其首。上出驿门,慰 劳军士,令收队。军士不该,使高力士问之。玄礼对曰:“国忠 谋反,贵妃不宜供奉,愿陛下割恩处死。”上令力士引贵妃于佛 堂,缢杀之。浦:周宣,汉光武比肃宗。 桓桓陈将军 (7) ,仗钺奋忠烈 (8) 。 (7) 《诗》 :“桓桓于征。”注:“桓桓,武勇貌。” (8) 《书》 :“左仗黄钺。”《后汉书》 :“海内忠烈张元节。” 微尔人尽非 (9) ,于今国犹活 (10) 。 (9)微尔,即微管仲之意。 (10)孙楚《与孙皓书》 :“爱民活国,道家所尚。” (终以太宗事业,望中兴之主。其时旧国思君,陵园无恙,其规复在 指顾间矣。此章大旨,以前二节为提纲。首节北征问家,乃身上事, 伏第三、四段。次节恐君丢失,乃意中事,伏五、六、七段。公身为 谏官, 外恐军政之丢失, 内恐宫闱之丢失, 凡辞朝时, 意中所欲言者, 皆罄露于斯。此其脉理之呼应也。若通篇构局。四句起,八句结,中 间三十六句者两段,十六句者两段,后面十二句者两段,此又部伍之 整严也。 ) 苦楚大同殿①,孤单白兽闼②。 ①庾信诗:“苦楚多怨情。”《长安志》 :南内,兴庆官勤政楼 之北,曰大同门,其内大同殿。天宝七载,大同殿柱产玉芝,有 神光照殿。 ②庾信《小园赋》 :“孤单人外。”《三辅黄图》 :未央宫,有白 虎殿。唐避太祖讳,改为兽。白兽闼,即白兽门也。 都人望翠华③,佳气向金阙④。 ③《上林赋》 :“建翠华之旗。”注:“以翠羽为旗上藻也。” ④佳气,注见前。 《神异经》 :东北大荒中,有金阙,高百丈。蔡 曰:金阙,谓以饰物阙门。 园陵固有神⑤,扫洒数不缺⑥。 ⑤后汉郎 f 疏:“园陵至重,圣神攸凭。” ⑥张悛《为诸孙置守冢人表》 :“打扫茔垄。”《旧书》 :天宝十 载正月,太庙置内官,洒扫诸陵庙。 煌煌太宗业⑦,树立甚宏达⑧。 ⑦《淮南王歌》 :“煌煌上天。” ⑧傅毅诗:“靡所树立。”陆机《高祖功臣赞》 :“曲逆宏达。” 白描的手法, 写出了杜甫在途中看到和平所带来的生灵涂炭的场 景,作者描绘细腻,让人读之不觉感应难受,虽只是客观地描述 现实,但言语中无不吐露了对安史之乱的厌恶,第三段写诗人回 抵家中,看到老婆衣百结,儿子垢腻脚不袜,诗人不必亲身诉说 家中有多困苦,我们早已了然。就连“名不隶征伐”的诗人家尚 且过的如斯贫苦,寻常苍生就更是可见一斑了。诗人客观地描写 与史家著史的准绳很是契合,著史也是如斯,追求的是客观,与 客观中暗含褒贬, 很合适春秋笔法的旨意。 史家笔法, 每有触忌, 则换词改说,以见微旨之所寄。 罗大经曰:唐人每以李、杜并称,至宋朝诸公,始知推尊少陵。 东坡云:古今诗人多矣,而惟杜子美为首,岂非以其饥寒漂泊, 一饭未尝忘君与?又云: 《北征》诗识君臣大体,忠义之气,与 秋色争高,宝贵也。

  读杜详注_哲学/汗青_人文社科_专业材料。杜甫的诗,记实了唐朝由盛转衰的社会晤孔,表示了深厚地 伤时感事的情怀,因而被称为诗史, 《北征》能够说是他诗史的 代表作,下面让我们来领会一下杜甫作这首诗的布景。安史之乱 中,即唐肃宗至德二年二月,朝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44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